【色情書】公司艳遇

杨明达刚升迁高级经理并代表营业部参加公司周年庆。他高大健壮结实,发

型笔挺西装倜傥,脸色红润眼色有神、让不少女士为他回矇。

刚拎起红酒杯就碰上人事部的高层翁经理:「哦,小羊儿。来啦?你还嫩,

多出席应酬,多出来见见世面。遇上问题报上我的名字,人家肯定会给我面子,

给你方便。」杨明达应酬勉强的回笑,然后腼腆的敬敬酒。

此时翁经理身旁的一位苗条淑女。飘逸的长髮,妖艳浓妆,身材火辣,衣着

性感。一直注视着明达。她刻意的拨弄秀髮,想引起他的注意。他却没有意识到,

东张西望的。美女受挫,採取主动伸手自我介绍:「杨经理,我叫娜娜,是人事

部的文件秘书…」只见杨明达仿佛发现什么的,转身就走了。

翁经理道:「看到帅哥就没矜持了?他太年轻了,不知天高地厚。我批他迟

早倒大霉,人际死板,邀功希宠。」

娜娜问:「是吗?怎么之前没见过他?」

翁经理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听说是带着生意额进来的。我看透

咱杨董可是犀利人,假装给个高职位然后再裁掉,生意就归自己口袋了,嘿嘿」

娜娜问:「怎么在杨氏企业那么阴险的?还真的看不出CEO是这种人。」

翁经理自夸:「别人我可是不提点。你嘛,看在你懂得做人的份上…我才…」

娜娜:「讨厌,翁经理你的手好不规矩哦。不过你可要好好看着人家。不然

被吃了…都不知道怎么办。」

眼见翁经理酒意越来越盛,对娜娜的轻薄也越来越过分。他意图灌醉她,她

受不了假意答应,然后推託逃到厕所。

巧见明达就在外头公园里,就逃出来避难透透气。「杨经理可是非常有性格

哦,里头佳餚美酒,里头的人也非同凡响,千载难逢的机会都在里面,你却在这

里悠悠?」

杨明达问道:「我认识你吗?抱歉,我的意思是我的记性不好。总是善忘人,

您是?」

娜娜突起玩意:「连我你都不认识?我是杨氏企业的千金。」

杨明达疑心:「万分抱歉,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杨小姐,有什么吩咐?」

娜娜暗窃:「呵呵,总算你识相。没什么陪我聊聊天吧。我叫娜娜。警告你,

再忘了我你就遭殃!」

他对她非常苦闷恭敬,娜娜觉得有趣被帅哥宠倖,又觉得他太过于恭敬。

娜娜:「别把我当大小姐了,我当你是朋友。我们猜拳吧。输的喝完。」

杨明达:「是是是,但我不会划拳。」

娜娜:「剪刀石头布总会了吧?来来来…」

终于他放下了枷锁,越输越起劲。他们互相被激怒,越喝越多。彼此开始不

胜酒意,却不甘心不服输。当翁经理以为今晚有着落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娜娜了。

「这死丫头,放我鸽子。她是不想干了!」

他们被司机送到某高级私人公寓,在房里他们各抱着不同的酒瓶,还在斗酒。

「喝酒罢了,你怎么喝得那么慢?」

「这么老输,剪刀石头布不外乎就是33。33%的概率。怎么可能连输1

0把?你出老千!」

「输不起哦,别喝了别喝了。怕输就别玩了。愿赌服输,输了说老娘出千?

呸,算了,别玩了。你不配站着尿。」

「再来,我若皱一皱眉头,我就穿裙。哪怕我输十杯你喝一杯。我都能把你

淹死。yeah~终于赢了。来给老子喝!」

两人越喝越凶,越玩越火大。终于杨明达不慎呕了出来。娜娜醉疯了,把裙

子脱了丢给了明达。杨明达二话不说穿起了裙子。可是怎么穿也穿不上,他就干

脆戴在头上。

「再来,老子输得起…」

到了天亮,他们也不晓得为何赤裸裸的抱在一起了。阳光明媚,照醒了娜娜。

她觉得前所未有的舒服。好久没睡得那么沈了。想伸一伸身子深深了吸了口气,

发现体温。她慌张睁眼,看见肌肉迷人,结实曲线,她憧憬军人般的身躯就贴在

身上。她脸红不禁的还是抚摸起明达的伟大胸肌。童话里的王子活生生的紧贴着

她。她非常近距离的观察他脸庞。「好帅哦,鼻子挺,眉毛粗,浓密眼睫毛,嘴

唇丰厚。」她脸红闭眼想偷偷亲吻他。伸头探吻,惊现她的大腿内侧有温热的棒

子。她微移送大腿探索,发现到不可思议的长度。她不可置信,的翻开了被子。

「好长的粉红阳具,哗,好美,好干净哦。」此时杨明达苏醒。她心跳如鼓,

赶紧假装沈睡。他很不温柔地推开她,然后尿急如厕。很长时间的一泡尿,在这

时娜娜紧闭双眼心情矛盾非常害羞尴尬,不知所措。她偷瞄,他并没有关上厕所

门、她也不敢妄动。

杨明达走出了浴室,「啊」了又收了回去。他发现她了。明达表现非常自责

心慌,娜娜也难过得忍住眼泪。她被推开后,被窝掀开了落地。全身被刺裸裸的

完全暴露在明达眼前没有遮羞,却不敢动装睡的掩盖尴尬。娜娜不可思议的突然

「哇,身材好好哦!奶真够大!」

顿时娜娜羞意渐消,她被明达赞美和肯定安慰了。她心迷意乱,完全不敢动

弹心想事到如今了…再来一次憧憬当话…我该如何…

「死就死,昨天到底有没尝鲜?如此性感尤物,馋不馋,肯定会后悔?昨晚

没感受到啊!就一次,再多一次。如果昨晚没干什么呢?」

他开始无言乱语。她虽不去想。当她发现他想退堂鼓时,她又觉得挣扎可惜。

毕竟彼此都没有记得鱼水之欢,都在拼命的回想。

此时明达却轻手细脚的睡回原位。然后拥抱她亲吻她,就不再深入了。娜娜

闷着慌不知所措。她知道明达并不会轻薄她了。她又心安又不甘。只好醒来,他

对她笑了。她假意慌张难过挽回矜持。

「昨晚我斗酒输了,你也喝醉了…我们就脱光睡在一起了。是我不好,借醉

行兇。你太美了,男人都忍不住!」

「你…可恶,我…」

「我不好,你要我怎么做都行。开个条件吧,只要别报警。什么都行。」

「你喜欢我吗?」

就在明达被问蒙时,想起昨晚房门未关。cctv应该可以拍到。他就跳起

来,回播监视器。监视器发现他们醉茫了,娜娜昨晚走出了客厅,边走边脱睡在

沙发。快到天亮了又起来呕了,才进房上床的。当一切真相大白时…显示器又拍

到娜娜首先惊醒,还吻了明达。

到这一幕,大家都尴尬无语了。娜娜无地自容,直接就在衣橱吻起了明达。

「谢谢你,你是正人君子。」

「当时我是醉昏了,我想说…如果没醉,我不想做正人君子。」

娜娜脸红耳热,害羞得不知所措。明达主动的吻起了娜娜,把她抱了回床。

「我不想做正人君子,可以吗?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

娜娜内心挣扎,又埋怨怎么回答呀?难道说可以吗?你就不会主动点,让我

觉得我是被逼的吗?你这个笨蛋。她不回答,也怕明达太竉直。她想主动的去亲

明达,以暗示他许可。此时她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只因明达的肉棒已经挺直膨胀

的一直在那蠢蠢欲动。明达也不好意思的摸头脸红。

「你的弟弟那么high,我还能说不吗?太扫兴了吧。」

假君子的明达突击,顿时压制着娜娜。措手不及的感觉,娜娜觉得又羞又刺

「啊,你怎么那么禽擒?假正经,真猴急!」

「像你这般的性感美女,我还能假正经算不错了。我再也按耐不住啦,看蕉。」

「别,啊啊啊啊啊…人家还没湿呢。」

明达如闪电般进入了娜娜穴里。刺激的袭击,让娜娜才说没湿当场就氾滥不

可收拾。穴壁被酥麻快感的刺激,自然反应急促收缩。明达感觉阴茎被无底漩涡

之力强吸,爽的明达进入仙境般。娜娜被帅哥的淫奸,让她的妹妹失控的快速进

入了性高潮。强力的穴内痉挛,把阴茎吸得紧紧不放,但淫水有润滑得让两器官

不得不抽插来连续快感。

娜娜不禁拱起桥,身子被快感薰染得透不过气。明达抓起了娜娜胸前尖乳助

兴,不骚片刻就忍不住吃起柔软丰满的乳房。

「你的奶好大哦!真好吃。」

「大力抓,抓大力些,使劲咬它!」

明达被言语挑逗得越来越粗鲁,残暴的揉捏着两粒大奶,也不忘偶尔轻咬粉

红樱桃。娜娜的乳头被戏弄起鸡皮疙瘩。明达的阴茎抽插,摩擦穴里敏感红涨。

快感一波一波的糅粝娜娜,她也无法自拔的叫了起来。呻吟从息喘到沙哑的喊了

起来。像求救像呐喊的叫淫。仿佛在召唤明达内心的野兽,被叫得越来越勇猛。

明达的快感降临,他却不想结束。换了角度继续淫戏她。娜娜像葫芦般曲线

的腰臀,刺激着明达的视觉。阳具感受前所未有的爽浪,膨胀通红的大吊被鲍蚌

紧咬不放,使劲也拉不出来。

娜娜就在聚集着所有快感,要一触即发。单方面的刺激只能维持现状。她后

倒的吻起明达,使其双手自揉双乳。三路来袭,快感一气合成。他知道她来了,

加多就成功里的劲道。她奔溃的像羊癫疯连续抽搐,明达也咬起了牙不放弃要紧

关头,在此时选择激射。彼此都在最高点同时快感宣洩!

明达举起所有力量狂发,娜娜却快感叠起,要枯萎了下来。明达选在此刻又

第二波的攻击,力道不亚于首次射精。誓要竭尽所能,娜娜犹如断片进入昏迷,

但生理反应还是夹着明达的肉棒,以同归于尽之力揉干他的精子。明达已无力反

抗。任由阴道吞吃着他的所有精华。彼此像同时被电触得奄奄一息。

双双的扑倒在床,明达也压着了娜娜犹如摔跤锦标赛。娜娜被压着无力挣扎,

只能服输。明达用了最后之力,翻身解放娜娜。

彼此昏睡此时已经中午,娜娜手机来电。

「抱歉抱歉,我10分钟到。」

「别走,不想你离开。」

此时明达已醒对着娜娜微笑。娜娜亲吻了他,斜眼看见明达的阴茎又精力充

沛了。她脸红退开明达。他傻笑无助,她嘴角斜笑。转身去亲了龟头一下。

「我可爱的龟龟,我要去工作了。今晚回来才喂你哦。别馋,让我休息休息。」

「好吧,我叫司机送你。」

娜娜抓起了阴茎,对着肉棒说:「不用了,你好好休息。今晚好好切磋呢,

我要你保持水准!亲」

计程车火速地送娜娜到公司。会议已开始,娜娜东躲西藏的穿到自个的位子,

并没被发现到。一切就绪后,娜娜开始回想春梦,一直偷笑不敢置信昨天经歷人

人生第一次的性高潮。就在傻笑当儿,翁经理的助理发短信给她(你工作到今天

为止!)她擡头看着助理,助理指向翁经理。翁经理脸色黑得像包公。

突然总裁宣佈:「介绍一下,我们杨氏企业新任的CFO…」

大家拍手欢迎,只有娜娜暗哭泣。翁经理更以为非他莫属之时。

「杨明达,杨氏企业杨老先生的三公子。三个月前合拼了韵达上市公司,还

有技术收购了我们梦寐以求的税务局的地段!小子,终于到等你爬上来了。」

「叔叔,我应该从小做起的,但我相信实力才是硬道理。我爸常说我不务正

业,我只想证明我不丢杨氏的脸!我是靠实力成绩上位的。这样就没人不服了。」

此时翁经理仿佛进入了地狱。而娜娜的错愕,让她哭笑不得。但是她坚决离

开公司。

杨明达:「对了,娜娜小姐。谢谢你昨晚启发对农村计画案的调查。对了,

掉了耳环在我这里。给!」

娜娜才发现少了做耳环。接过了耳环大家羡慕不已,还有张小字条「龟龟很

硬,等你亲亲!」

公司艳遇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分享